新兴市场的投资探险

巴西大肆消费的经济成本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德语, 意大利语, 西班牙语, 波兰语

Brazil_view1 在过去的几年,巴西一直在大量消费,但不幸的是,这并没有带来有意义的增长,反而导致了负面的经济后果。除了在准备今年夏天的世界杯™和2016年奥运会上的铺张浪费,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在海上石油勘探、生产和能源开发花费了数十亿美元。资源也被投入了其他重大项目,其中包括一个大型的石化厂,以及各种有利于低收入人群的社会事业。巴西显然面临着一些不利因素,但我们相信,向私人领域开放投资的改革努力可能帮助巴西走上更积极的轨道,并减小政府资源所面对的压力。

巴西的形势已经非常严峻,评级机构标准普尔最近把巴西的信用评级从BBB下调至BBB-,即投资级别中最低的一档,表明了政府的财政状况恶化和对其经济管理的信心缺失。这一消息似乎给巴西政府带来更大的压力,恢复其财政秩序。降级后,巴西的税务部门宣布,政府正在考虑增加税收来弥补低于预期的税收收入。

今年二月,巴西财政部长吉多•曼特加承诺年内削减公共支出180亿美元。不过,他没有具体说明他打算如何这样做。大多数观察家(包括我们)认为,鉴于即将来到的10月份总统选举,削减政府开支就算短期内不是全无可能,也将是困难的。

巴西的经济增长(2013年的实际增幅和2014年的预估增幅均为为2.3%[1])不够快,无法带来足够的资金来满足其基础设施和年轻人口对社会服务的需求。政府控制的银行放快了借贷的节奏,但其中许多贷款不慎重,我们认为,这可能导致不良贷款的增加。一些观察家认为,政府可能需要为这些银行注入更多的资金。这当然可能导致更高的政府债务占GDP的比率。

改革是关键,但我们认为,由于巴西的政治决策过程需要广泛的共识,谈判需要大量的时间,改革太慢了。一些改革需要修改巴西的宪法,这需要国会两院两次投票获得大多数的赞成票,在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各利益群体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这是不容易达成的。

民意的摆动

在2013年,一些巴西城市的示威活动针对了公共汽车车票涨价、腐败和落后的基础设施。在那之前,因为低失业率水平和一些民粹主义方案,巴西政府的支持率很高。在2013年初,总统迪尔玛·罗塞夫的支持率高达70%左右,但到当年年底下降到30%。尽管受欢迎程度下降,一个分裂的反对派可能分散选票,让罗塞夫在10月大选再次获胜。

鉴于不断上升的政府债务,巴西需要私营部门的资金来发展国家的基础设施。目前的计划呼吁向私人领域发放大量高速公路、铁路、国际机场和其他服务的特许权。 2016年奥运会迫使政府加快步伐。机场急需管理和升级,以欢迎预计上百万的旅客。在2013年底,我很高兴地了解到,低效的里约热内卢机场将交由一家新加坡公司来管理。其他领域的类似的合同和特许权已被授予。

嘉年华巴西的房屋紧

我和我的团队3月初前往巴西,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是里约热内卢,这是基督教大斋期之前嘉年华吸引上百万人的城市。许多当地人离开这个城市,以远离噪音和交通堵塞,来自巴西各地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专程而来,享受这一个星期的欢乐。在科帕卡巴纳海滩中央科帕卡巴纳皇宫饭店举行的狂欢节舞会为庆祝活动揭幕,并一直进行到凌晨。接着来到桑巴大道(Sambodromo),这个一公里长的道路两旁布满小亭和看台,可容纳8万名观众,来自各社区“学校”的花车、鼓手和音乐在此互相媲美。里约热内卢的大街小巷,数百甚至数千的人们聚饮,随着桑巴音乐翩翩起舞。当然,这会造成街道的拥挤和大量的噪音,身着明亮的橙色工作服的清理人员日以继夜地工作,以收拾残局。由于许多清洁工人都感到薪酬过低,工会觉得嘉年华是一个要求更高工资的好时机,所以我们看到在一个小区里一群清洁工人在工作时停了下来。幸运的是,他们和市政府官员达成和解。据了解,市政府承诺了较高的工资。

当驾驶在著名歌曲“来自伊帕内玛的女孩”的起源地伊帕内玛的海滩街道上时,我可以看到山坡上俯瞰海滩的贫民窟。我转过身来对出租车司机说,生活在山腰上这些贫民窟的人拥有很好的风景,但可惜的是这么多人都没有土地的合法所有权。如果他们拥有所有权,他们可以改善自己的生活状况,随着不断上升的房价,甚至有一天可以以不错的价格出售土地。当他告诉我一个给予居住在贫民窟的人合法所有权的政府项目取得了一些进展时,我为之高兴。

我认为这个所有权项目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给予合法所有权还可以释放资本,以改善贫民窟的房屋和街道。多家媒体报道显示,在里约热内卢贫民窟社区,超过10万个(或约23%)的家园,正在获得法律所有权的进程中[2]。这个过程是复杂的,涉及多个政府部门,但这是有希望实现的。巴西报纸报道了贫民窟居民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合法房主的梦想。一般来说,在里约热内卢,楼价已经大幅攀升,在某些情况下,住房成本在过去的三年中翻了一番。房契不仅提供了资产(其价值可能上升)的所有权,也使居民可拥有法院和银行认可的一个地址,可以帮助获得银行贷款。

此外,贫民窟的犯罪活动正获得解决,而且在下降。警方已在贫民窟设立警察局,而不是仅仅定期扫荡那里的毒品和枪支经销商。新方案让居住在那里更加安全。

发生在里约热内卢贫民区的这些,是政府2009年宣布的“Minha Casa,Minha Vida”(“我的家,我的生活”)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据称是为原本无法负担起住房的数以百万计的家庭提供住房。据估计,700万个家庭居住条件欠佳,政府的目标是到2016年为他们建立100万个新家园。这一目标已经达到了,而且已扩大,耗资数百亿美元。由财政部直接控制的政府银行Caixa Econômica Federal,为土地业主提供低息贷款,其中大部分位于贫民窟。

此外,该计划包括一些正在努力满足国家住房需求的私营企业。我们和一家典型的廉租房开发公司的管理层见面,该公司业务包括土地征用、开发、建设和销售廉租房等各个方面。在公司开展业务的所有城市,它提供了两种针对低收入客户的产品:实用面积介于40平方米和55平方米,且价格在10万巴西雷亚尔以下(约4万5000美元至4万6000美元)的房屋,以及实用面积介于42平方米和70平方米,且价格介于7万至14万巴西雷亚尔(约合3.2万至6.4万美元)的房屋。市场对这类房屋的需求强劲,管理层相信,巴西公司提供的房屋量远低于市场可以吸收的量。

我们参观的另一家住房开发商,主要参与各种完成及出售住房领域,针对中上等收入和高收入客户,但它已经开始更积极地进入可负担的最低收入阶层的住房领域。总体而言,我们为巴西住房工程的扩展感到鼓舞。

当然,购买房屋通常需要融资。有一种担心是,抵押贷款的提高,特别是通过政府银行的融资,可能成为一些家庭的负担。巴西家庭债务占收入的比率目前达到40%以上;抵押贷款目前约占其债务的三分之一[3],但因为政府赞助项目的关系,这一比例正在上升。

麦朴思在巴西
麦朴思在巴西

作为巴西的投资者,我们退一步看巴西的长期前景,会更加注重消费者故事,而不是政治问题。我们相信,单独来讲,许多以消费者为导向的公司会继续取得良好的表现,这意味着自下而上分析和主动管理的重要性。巴西的住房领域就是一个例子。

当然,我们承认巴西目前面临的挑战,以及巴西甚至会走向衰退的担忧,这将使消费者支出和资本性支出面临风险。如果巴西政府在脆弱的经济和社会环境下增加税收,这可能会雪上加霜。我们希望,巴西所拥有的许多积极的资源和潜力会脱颖而出,并且即将来临的大型体育赛事将更加有助于推行改革、投资支出和增长。

麦朴思博士的评论、意见及分析仅供参考之用,不应被视为个人的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于任何证券或采取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由于市场和经济状况可能出现急剧变化,评论、意见和分析都以公布日期当日为准,若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作为有关任何国家、地区、市场、行业、投资或策略任何重大事件的完整分析

所有投资均涉及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外国证券投资涉及特别风险,包括汇率波动、经济不稳定和政治发展。在新兴市场(包括前沿市场)国家的投资涉及相同因素的较高风险,以及与这些市场的规模较小、流动性较低、并缺乏既定的法律、政治、商业和社会的框架以支持证券市场的相关风险。因为前沿市场的这些框架往往更欠发达,以及各种因素,包括极端价格波动、流动性不足、贸易壁垒和外汇管制,潜在的与新兴市场相关的风险在前沿市场尤为突出。



[1] 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经济展望》,2014年1月。版权© 2014,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版权所有。

[2] 截至2013年12月。

[3] 来源:巴西央行,截至2014年3月。

Twitter

掌握最新消息

在您的收件夹接收部落格的更新

关注我们

打开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搜索以下微信号,即可关注我们。

微信号:franklin-templeton

Leave a reply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有标记的为必须填写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