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的投资探险

伊斯兰金融机会增长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德语, 西班牙语, 波兰语

我深信伊斯兰或符合伊斯兰教义的投资产品拥有机会,满足全球16亿穆斯林公民的投资需求。我最近参加了富兰克林邓普顿在迪拜举办的伊斯兰投资大会,霹雳州苏丹、马来西亚伊斯兰金融倡议的皇家赞助人纳兹林沙殿下发表了主题演讲。他探讨了近年来伊斯兰金融取得的进步以及仍然面对的挑战。我相信,伊斯兰金融界如此杰出和受尊重的成员出席我们的会议,说明我们马来西亚(伊斯兰金融的重要中心)的团队和整个机构的出色努力。

马来西亚伊斯兰金融倡议的皇家赞助人出席我们在迪拜的会议不是一个偶然,因为马来西亚和迪拜是伊斯兰金融在全球的两个最强大的支持者。这两个国家一直在积极发展机构结构,为符合伊斯兰教义产品的国际发展开辟道路,包括符合伊斯兰教义的股票和伊斯兰债券。在鼓励开发更广泛的符合伊斯兰教义的金融产品方面,马来西亚当局尤其积极主动,而第一个伊斯兰银行于1957年在迪拜诞生,迪拜的目标是成为全球主要的伊斯兰金融枢纽。

 

迪拜富兰克林邓普顿伊斯兰论坛,迪拜:富兰克林邓普顿联席总裁和东南亚区域主管Stephen Grundlingh;马来西亚驻阿联酋大使Dato Ahmad Anwar Adnan;马来西亚证券委员会主席YBhg Datuk Ranjit Ajit Singh; 霹雳苏丹、马来西亚伊斯兰金融倡议的皇家赞助人Sultan Nazrin Muizzuddin Shah殿下;马来西亚国家银行行长Tan Sri Dato' Sri Dr. Zeti Akhtar Aziz;邓普顿新兴市场团队执行主席麦朴思博士;富兰克林邓普顿海湾和东地中海主管Dhiraj Rai;富兰克林邓普顿总裁兼马来西亚主管Sandeep Singh;富兰克林邓普顿中欧和东欧区域主管Adam Quaife。
迪拜富兰克林邓普顿伊斯兰论坛,迪拜:富兰克林邓普顿联席总裁和东南亚区域主管Stephen Grundlingh;马来西亚驻阿联酋大使Dato Ahmad Anwar Adnan;马来西亚证券委员会主席YBhg Datuk Ranjit Ajit Singh; 霹雳苏丹、马来西亚伊斯兰金融倡议的皇家赞助人Sultan Nazrin Muizzuddin Shah殿下;马来西亚国家银行行长Tan Sri Dato’ Sri Dr. Zeti Akhtar Aziz;邓普顿新兴市场团队执行主席麦朴思博士;富兰克林邓普顿海湾和东地中海主管Dhiraj Rai;富兰克林邓普顿总裁兼马来西亚主管Sandeep Singh;富兰克林邓普顿中欧和东欧区域主管Adam Quaife。

 

马来西亚、迪拜和其他地区推动符合伊斯兰教义投资的努力在2014年卓有成效。包括英国、香港、南非和卢森堡的非伊斯兰国家发售伊斯兰债券,这对于原先基本上是地区性和发行仅限于少数伊斯兰国家的产品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突破。在全球金融市场的背景下,符合伊斯兰教义的股票和伊斯兰债券投资规模仍相对较小。

和传统行业相比,伊斯兰金融仍是一个年轻的行业,增长速度快,但仍然占全球金融资产的一小部分。行业资产的大部分是伊斯兰银行存款账户。伊斯兰法对投资有影响,包括禁止支付利息,禁止一系列穆斯林不能参与的活动和获得的产品,包括酒精、武器装备和一些食品以及和食品相关的活动。这些禁令的原理比较简单。但在实践中,诠释是否符合伊斯兰教义却很复杂,需要伊斯兰学者的积极参与,尤其是在开发新的投资产品以扩大伊斯兰投资行业的范围,需要相当多的讨论。此外,不同伊斯兰学者对伊斯兰教义的诠释不同。因此,为产品创建统一的标准可能会遇上问题,不同的管辖区不一样,许多产品也没有充分遵守所设定的标准。

随着企业寻求开发日益复杂的符合伊斯兰教义的工具,如衍生品和货币对冲,诠释的问题可能会阻碍产品被市场接受。不过,我发现,很多隐含在伊斯兰投资的想法,如道德或社会责任投资的概念,正在获得传统市场的接受,创造了伊斯兰金融世界和传统金融界之间的接触点。此外,符合伊斯兰教教义的投资强调有价值的功能和社会影响,以帮助人类。这方面很适合新兴国家对高水平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无论是在伊斯兰世界还是其他地区:投资需要的资源可能远远超出各国政府的能力。

随着投入大量工作,以创建让国际认同的基础设施伊斯兰债券,我相信这个全球紧迫的需求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富兰克林邓普顿可以很好地参与其中。伊斯兰国家是全球人口最多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我坚信伊斯兰投资可能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也和我们的导师约翰·邓普顿爵士的理想一致,是非常值得努力的。

麦朴思博士的评论、意见及分析仅供参考之用,不应被视为个人的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于任何证券或采取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由于市场和经济状况可能出现急剧变化,评论、意见和分析都以公布日期当日为准,若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作为有关任何国家、地区、市场、行业、投资或策略任何重大事件的完整分析。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FTI)可能使用了来自第三方的数据来准备这份材料,FTI并没有独立核实、验证或审核这些数据。对于因使用这些资料而产生的任何损失, FTI概不承担任何责任,依赖评论观点和分析材料,由用户自行决定。产品、服务和信息可能不会在所有司法管辖区提供,由FTI附属公司及/或其当地的法律和法规许可的分销商提供。关于产品和服务在您的司法管辖范围是否提供,请咨询您的专业顾问获取更多信息。

有何风险?

所有投资均涉及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外国证券投资涉及特别风险,包括汇率波动、经济不稳定和政治发展。在新兴市场(包括前沿市场)国家的投资涉及相同因素的较高风险,以及与这些市场的规模较小、流动性较低、并缺乏既定的法律、政治、商业和社会的框架以支持证券市场的相关风险。因为前沿市场的这些框架往往更欠发达,以及各种因素,包括极端价格波动、流动性不足、贸易壁垒和外汇管制,潜在的与新兴市场相关的风险在前沿市场尤为突出。

Twitter

掌握最新消息

在您的收件夹接收部落格的更新

关注我们

打开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搜索以下微信号,即可关注我们。

微信号:franklin-templeton

Leave a reply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有标记的为必须填写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