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的投资探险

曾经的投资禁地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德语, 西班牙语, 波兰语

投资前沿市场的波动性会比成熟市场更大,但对我的团队和我而言,它们拥有令人兴奋的潜力。以往一些小型农业经济体如今已经转型成为全球性大国,中国是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例子。中国是如今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取决于你如何计算数字),在我有生之年看到中国的变化令人难以置信。这让我开始思考,即使仅仅在几年前被投资者和旅行者视为碰不得或有风险的经济体,现在是大家正在讨论的有趣的潜在目标。

以下国家在近代历史上曾经让国际社会唯恐避之不及或不看好,但经历了巨大转变。这包括了我们目前非常感兴趣的一些新兴和前沿市场,以及我们还没有投资、但已开放投资的国家。

中国

1950年,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大约为每年2亿美元,当时中国被禁运,这持续了21年,直到1971年[1]。如今,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超过5000亿美元,中国是美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2]。中国在过去30年经历了井喷式增长,并转变了它的经济体。对于新兴市场的投资者来说,中国当然不能被忽视,并且仍然是世界经济的引擎。即使市场观察家已经习惯了比过去几年较低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新常态”,但考虑到中国经济的规模,中国2014年7.4%增长速度[3],以及中国总理李克强3月初在全国人大宣布的2015年7%左右的增长目标,看起来仍然强劲,所以我们并不担心。

 日本

日本是二战时期西方的敌对国,它是一个迅速从前沿市场发展到新兴市场、再发展到发达市场的例子,目前被认为是美国和欧洲最强的盟友之一。日本经济实力的崛起,是二战后最大的成就之一,日本的高品质高科技产品已经渗透到几乎每一个角落。自20世纪80年代的经济繁荣时期后,日本经济出现停滞,但它仍在世界经济中具备相当地位。日本政府一直在努力通过一项雄心勃勃、三管齐下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来增加消费和快速推动增长。我们认为,日本央行2013年开始并持续到现在的量化宽松制度,应该能帮助支持全球流动性,并影响区域的新兴市场。

南非

种族隔离,这一歧视合法化的制度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多年来让南非在国际社会的眼中蒙上了一层阴影。除了联合国的制裁,美国国会于1986年通过了全面反种族隔离法案,导致许多大型跨国公司撤离南非。南非于1994年结束种族隔离,再次为投资者打开门,但自那以后,由于种种原因,南非经济一直难以发挥其全部潜力。

在近期油价下跌的帮助下,2015年南非股市开市表现良好。较低的燃油价格推动了国内消费,让零售企业(尤其是服装和食品)从中受益。虽然南非疲于应付可能阻碍今年GDP增长的电力危机,但南非一系列的市场和行业仍存在有吸引力的长期投资机会。

由于政府的重点放在财富重新分配和广泛的社会补助金上,为低收入消费者提供商品和服务的公司受益巨大,我们认为这会继续下去。此外,许多南非公司通过海外业务和投资取得大部分收入,南非兰特相对美元和其他主要货币的疲软,让这些公司受益。近年来房地产行业稳定,房地产价格增长,得益于市场需求大大超过供应,特别是在门槛低的市场。在这方面,金融业起到了关键作用,银行对资产抵押及非资产抵押贷款采取了比较保守的做法。此外,一些南非公司在非洲大陆的其他地区投资多个行业,包括基础设施、零售、金融服务和电信。

以下是一些不被看好、但正在转型并向外资开放的前沿市场。她们是我们正在投资、或关注其未来潜在机会的一些市场。

越南

自从“越南战争”(美国的称法)或“美国战争”(越南称法)结束后,越南已经看到一些巨大的变化。越南的崛起一直不如日本在二战后的那么强大或快速,但建设热潮已开始。 2010年,越南出现了第一座摩天大楼,醒目的Bitexco金融塔是矗立在胡志明市的一盏明灯。更高的一栋大楼目前正在建设中,预计将高达350米,包括一家豪华酒店、公寓、商场以及据说是东南亚最高的餐厅和酒吧。富兰克林邓普顿在胡志明市有一个办公室,那里和越南的变化让人兴奋。

越南的中产阶级不断扩展,人们把自行车换成摩托车,把摩托车换成汽车。为了帮助缓解繁忙的城市街道交通,越南在日本、法国和中国外资的帮助下,开始建造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地铁系统。

下图显示了越南人如何渴望新技术,2002年至2012年的手机用户增长甚至超过印度和美国。

虽然越南取得了进展,但它的转型一直比我们所希望的慢。战争造成的创伤如此大,人民仍然对外国势力的主导地位有点敏感,这阻碍了外国投资被接受。由于看到中国的积极发展,越南人似乎逐渐克服了这些障碍,我们最近看到越南允许更多的外国投资进入。越南股市的流通性不是很高,它被认为是一个前沿市场;但越南已经有一个快速增长的经济,我们也发现了优秀的公司,包括一些国有企业。

缅甸

我有幸在今年早些时候到访缅甸。缅甸是我们认为尚未开发的市场中的“下一个前沿市场”之一,我们目前还没有投资这些市场,但正在密切关注。这个地方确实奇妙,政策和全球观念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我最近的行程包括曼德勒,一座令人难以置信的城市,它的王宫仍然完好无损。这个城市似乎时光停止,但640公里以南,全国最大的城市和前首都仰光,拥有摩天大楼和发展项目。缅甸的增长也很强劲,2013年和2014年的GDP增长超过8%,2015年预计取得类似的增长速度[4]。然而,在我们可以考虑投资那里前,缅甸的资本市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11月的选举可能会给对缅甸实施禁运和其他经商限制的美国和其他国家带来很大的影响。如果缅甸能成功举行被认为是公平的选举,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的限制被放宽。

我们访问期间,我和我的团队遇到了在规划证券交易所的官员,但缅甸会需要一些时间来发展必要的金融体系基础设施。外商投资的实施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要投资,我们需要托管银行等等。

要在一个国家有效地开展业务,了解当地的文化和人民,包括到那里与普通公民以及政府官员和商界领袖谈话很重要。缅甸拥有丰富的历史,虔诚的宗教信仰;几乎每个城市都有黄金佛塔,而在农村,你能感受到深深植根的文化。

古巴

古巴是另一个我们还不能投资、但密切关注的国家。古巴和美国关系翻开了新的篇章,包括两国之间外交关系的恢复以及美国几十年制裁可能结束,让人非常兴奋。美国国务院已传达说,美国旨在解除对古巴旅游、商业和金融活动的限制。然而,一个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和强大的反卡斯特罗的古巴侨民在美国仍有一定的影响,除非古巴出现民主改革的迹象,两国关系似乎不太可能进展迅速。不过,显而易见,在旅游限制放宽后,航空公司有机会增加飞往古巴的航班,我们已经听说,几家美国航空公司急切地增加飞往古巴的航班或扩大现有的航班服务。美国的银行也可能受益,因为去古巴的美国游客将能使用银行发行的信用卡和借记卡,古巴居民的美国银行账户将被解锁。从美国到古巴的汇款上限从每年2000美元上调至8000美元,但除非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制定的1962年禁运被解除,美国投资进入古巴将继续受到严格限制。

在我看来,美国和古巴新关系对美国企业的影响将可能是有限的,至少在短期至中期内,但非美国公司可能获得巨大的收益。古巴进入美国市场的能力,可能使投资于出口导向型古巴企业更具吸引力。如果禁运被解除,那么在革命后逃往美国的古巴公司可以回到古巴。卡斯特罗政府对经济的牢牢控制仍然是阻碍更广泛投资的一个额外障碍,但有一些迹象显示这可能放松,食品可能是古巴第一个自由化的贸易物品。针对古巴的美国农业委员会,包括约30家美国公司和食品相关集团,由一家美国食品巨头的高管为首,一直在游说美国国会解除对古巴的贸易禁运,放宽贸易制裁。尽管面临障碍,我们认为古巴投资的潜在长期机会巨大。

前沿市场的整体展望

这些只是我们关注的前沿市场中的几个,还有更多的前沿市场让我们兴奋。从长期来看,我们相信前沿市场投资背后的结构性原因仍然普遍稳固,包括许多前沿经济体的潜在增长、强劲的国内和资本市场发展、技术转移、人口优势、普遍较低的主权和私人债务。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计,2003年至2013年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10个国家中,8个是前沿市场,另外2个是中国和印度(见下图)。前沿市场的潜在增长特别有吸引力,因为他们往往​​更容易受到国内经济的影响,其中有许多发展迅速,而全球经济的增长速度较慢。此外,技术跨越式的发展,提供资金和技术的新兴市场(如中国)和拥有低廉劳动力成本结构的前沿市场之间的伙伴关系,可能会是有效的增长来源。

在目前的环境下,一些国家正经历积极的发展,有一些则面临挑战。一些新兴和前沿市场的冲突和紧张局势继续影响整体投资气氛。与此同时,宏观环境的改善和政治风险的降低让个别经济体得益(斯里兰卡和孟加拉国是两个例子)。最近,世界主要大国一直在讨论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解除对伊朗的制裁。同时,规划的经济改革和新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项目可以进一步推动巴基斯坦作为投资目的地的吸引力。

虽然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带来什么,这显示了当涉及到投资新兴和前沿市场时,积极管理——包括实地研究和自下而上的选股过程——有多重要。

麦朴思博士的评论、意见及分析仅供参考之用,不应被视为个人的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于任何证券或采取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由于市场和经济状况可能出现急剧变化,评论、意见和分析都以公布日期当日为准,若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作为有关任何国家、地区、市场、行业、投资或策略任何重大事件的完整分析。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FTI)可能使用了来自第三方的数据来准备这份材料,FTI并没有独立核实、验证或审核这些数据。对于因使用这些资料而产生的任何损失, FTI概不承担任何责任,依赖评论观点和分析材料,由用户自行决定。产品、服务和信息可能不会在所有司法管辖区提供,由FTI附属公司及/或其当地的法律和法规许可的分销商提供。关于产品和服务在您的司法管辖范围是否提供,请咨询您的专业顾问获取更多信息。

有何风险?

所有投资均涉及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外国证券投资涉及特别风险,包括汇率波动、经济不稳定和政治发展。在新兴市场(包括前沿市场)国家的投资涉及相同因素的较高风险,以及与这些市场的规模较小、流动性较低、并缺乏既定的法律、政治、商业和社会的框架以支持证券市场的相关风险。因为前沿市场的这些框架往往更欠发达,以及各种因素,包括极端价格波动、流动性不足、贸易壁垒和外汇管制,潜在的与新兴市场相关的风险在前沿市场尤为突出。

 

 

——————————————

[1]来源:华盛顿日报,1971年6月11日,“美国解除对华禁运”

2来源:美国人口普查局,2013年数据。

3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2015年1月。没有保证任何预测会实现。

4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经济展望数据库,2014年10月。


 

 

 

 

Twitter

掌握最新消息

在您的收件夹接收部落格的更新

关注我们

打开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搜索以下微信号,即可关注我们。

微信号:franklin-templeton

Leave a reply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有标记的为必须填写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