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的投资探险

全球的投资者情绪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德语, 意大利语, 西班牙语, 波兰语

富兰克林邓普顿的2015年全球投资者情绪调查(GISS)[1]揭示了有关投资者信心、误解和偏见的一些有趣的现象,也带来一些惊喜。今年的调查访问了23个发达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投资者。自从这个年度调查在2011年推出后,全球投资者大体上保持乐观,有些市场更是如此。

在这过去五年中,调查发现,全球投资的价值愈加受到认可,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趋势。在今年的调查中,居住在新兴市场的投资者,以及发达和新兴市场25岁至34岁(新千年一代)的投资者,对外国投资的兴趣最大。而且,近七成的受访投资者预计,今年最出色的股票回报率将来自海外市场。在我看来,全球投资多元化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很难预测每一年哪个市场的表现最好或是最糟糕。

投资者最乐观和悲观的地区

在美洲,美国和加拿大的投资者多数对当地股市持乐观态度。整体上,这两个国家64%的受访者预计当地股市今年会上涨。与此同时,拉丁美洲(包括墨西哥)的投资者表示悲观,只有46%的人预期当地股市今年会上涨。这项调查似乎清楚反映了,由于巴西经济表现不佳,巴西很多人的心情阴郁。在所有国家中,巴西投资者的信心下跌最大,乐观程度比2014年调查显示的下降了19%。

与此同时,在亚洲(包括澳大利亚),超过一半的受调查投资者(56%)预计当地股市会上扬。和去年相比,中国的投资者信心上涨幅度最大;调查显示,投资者的乐观情绪上扬了12%。

一些投资者(特别是西方的投资者)已经对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表示担心,可能不如居住在中国的投资者那么看好中国的市场前景。但是我们仍然看好中国的增长将持续推动全球经济,并对中国作为投资目的地感到乐观。重要的是,2010年中国取得了10.4%的增长率,这带来约6000亿美元的经济增值。2013年经济增长率放慢到7.7%,但这带来了超过9000亿美元的经济增值[2]。因此,即使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下滑,以美元计算,经济总量的增幅更大。此外,随着农民工工资不断攀升,更多人迁居城市,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GISS 2

许多人预计,共产党的第三次全体会议全会宣布的广泛经济改革,会对新兴市场带来非常显著的影响。这些改革包括重大的管制放宽和自由化举措,允许私营部门进入工业和金融行业,以及外国公司投资拥有更多的自由。作为在中国的投资者,外国投资自由化立法的起草让我们特别受到鼓舞,这可能意味着外国投资者的合资计划将不再需要逐案获得政府的批准,这也可能让外国投资者投资在中国法律下无法进入的行业。

有趣的是,去年的全球投资者信心调查显示,所有受调查的国家当中,印度的投资者最看好当地市场的前景。该调查是在现任总理纳伦德拉莫迪胜利之前进行的,所以看来很多人对未来可能重续希望,2014年印度股市上涨了近30 %[3],是表现最好的市场之一。在今年的调查中,印度的投资者仍然是最乐观的,86%的投资者预期当地股市会上涨,97%的投资者对于达到其投资目标表示乐观或非常乐观。

我们当然不希望根据投资者情绪(或任何一个指标)对市场的潜在表现妄下结论,但它让我想起了约翰邓普顿爵士的名言:“牛市在悲观中诞生,在怀疑中成长,在兴奋中死亡。”我认为,在新兴市场的投资者、包括巴西的投资者,有理由持乐观态度。同样的,在过去一年取得了显著涨势的市场,如印度和中国,若出现短期的市场调整也不会令我们吃惊。

下面是GISS调查结果中的一些主要区别:

  •  投资者所担心的问题方面,生活在新兴市场的投资者更担心通货膨胀、利率上升和油价下跌的影响。
  • 相反,发达市场的投资者更担心欧元区的财政状况。
  • 虽说他们有所担忧,新兴市场投资者普遍对实现自己的长期目标比发达市场投资者更加乐观。

 展望长期:新兴亚洲

让我感兴趣的另一个调查发现是,当问及今年哪里的股市机会最好时,投资者把亚洲(包括印度)和美国、加拿大排在首位,但如果是长期范围的话,亚洲居所有市场之首。

我们的团队同意,在亚洲尤其是新兴市场抱有巨大的长期潜力。综观新兴亚洲市场,2015年GDP增长预计为6.6%,所有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为4.3%,发达市场的位2.4%[4]。推动这个更大的增长潜力的因素是新兴市场有利的人口趋势;与美国和日本等主要发达国家相比,亚洲新兴市场40岁以下的人口比例较高,这意味着较低的抚养比例(衡量受抚养人口——15岁及以下或64岁及以上的人口,对劳动人口的比例)[5]。你可以参考下图的人口金字塔。

GISS 1

最后,在目前这个及时行乐的年代,我认为长期投资的重要性,尤其是在新兴市场,再怎么强调也不过分。当世界各地的投资者被问及决定投资成功的时间范围是多久时,59%说在两年内, 32%表示一到两年。更令人不安的是,21%的人回答说6到11个月。在我看来,投资者不应该抱着短期目标或快速获利的目的而投资于股市。在邓普顿新兴市场,我们的投资视野范围是五年。一些投资获得成果往往需要时间,所以你必须要有耐心!

麦朴思博士的评论、意见及分析仅供参考之用,不应被视为个人的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于任何证券或采取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由于市场和经济状况可能出现急剧变化,评论、意见和分析都以公布日期当日为准,若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作为有关任何国家、地区、市场、行业、投资或策略任何重大事件的完整分析。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FTI)可能使用了来自第三方的数据来准备这份材料,FTI并没有独立核实、验证或审核这些数据。对于因使用这些资料而产生的任何损失, FTI概不承担任何责任,依赖评论观点和分析材料,由用户自行决定。产品、服务和信息可能不会在所有司法管辖区提供,由FTI附属公司及/或其当地的法律和法规许可的分销商提供。关于产品和服务在您的司法管辖范围是否提供,请咨询您的专业顾问获取更多信息。

有何风险?

所有投资均涉及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外国证券投资涉及特别风险,包括汇率波动、经济不稳定和政治发展。在新兴市场(包括前沿市场)国家的投资涉及相同因素的较高风险,以及与这些市场的规模较小、流动性较低、并缺乏既定的法律、政治、商业和社会的框架以支持证券市场的相关风险。因为前沿市场的这些框架往往更欠发达,以及各种因素,包括极端价格波动、流动性不足、贸易壁垒和外汇管制,潜在的与新兴市场相关的风险在前沿市场尤为突出。

                                                                                                                                           


 

[1] 资料来源:富兰克林邓普顿全球投资者信心调查,由ORC International公司进行调查,包括来自23个国家的1万1500人的调查结果:拉丁美洲的巴西、智利和墨西哥;亚太地区的澳大利亚、中国、香港、印度、日本、马来西亚、韩国和新加坡;欧洲的法国、德国、希腊、意大利、波兰、西班牙、瑞典和英国;南非;阿联酋;北美的美国和加拿大。拉丁美洲、亚洲(日本除外)和南非的调查受访者年龄介于25岁和65岁之间,欧洲、日本、阿联酋、加拿大和美国的调查受访者年龄至少是25岁。他们需要拥有可投资资产,如股票、债券、共同基金等。另外,每个国家的受访者有最低可投资资产门槛,以确保他们有足够的投资,有知识能力回答调查问题。调查于2015年2月12日至3月2日期间在所有国家完成。

[2] 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展望数据库,2015年4月。

[3] 来源:印度孟买股票交易所,标准普尔BSE Sensex指数。过往表现并不预示未来的结果。指数不受管理,投资者不能直接投资于指数。

[4] 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展望数据库,2015年4月。

[5] 来源:联合国世界人口数据库。世界人口展望:2012年修订版。2015年预测;概不保证任何预测会实现。

 

Twitter

掌握最新消息

在您的收件夹接收部落格的更新

关注我们

打开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搜索以下微信号,即可关注我们。

微信号:franklin-templeton

Leave a reply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有标记的为必须填写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