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的投资探险

斯里兰卡之旅:政治及投资环境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德语, 意大利语, 西班牙语, 波兰语

近期我和我的团队到斯里兰卡旅游,亲身领略了该国作为旅游圣地的巨大魅力。我们乘坐飞机及汽车横穿整个国家,参观了几个文化景点并与当地官员进行交谈。在这次旅途中,我们对当地人民及商业氛围有了更深入地了解。我的上一篇博客主要讲述我们参观几个历史遗址的游览经历,而在本文中,我和我的团队将进一步探究该国的商业和政治环境,挖掘潜在的投资机会。

斯里兰卡的政治:天堂里的风暴

与斯里兰卡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会面
与斯里兰卡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会面

斯里兰卡的民族构成对其政治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僧伽罗族是斯里兰卡最大的民族,约占总人口的75%,而占总人口12%的泰米尔族则是第二大民族,其中部分泰米尔人在英国殖民时期从印度来到茶园工作。[1]  除引进茶叶(成为主要的出口农作物)外,英国在代议政府的基础上引入一种新的政治文化。起初投票权仅限于少数人口而且民族划分平衡,但一九三一年引入成人普选后,泰米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要求获得与僧伽罗族同等的代表权。僧伽罗族与泰米尔族之间紧张关系引发内战。一九八三年,该国北部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猛虎组织)在印度南部的泰米尔纳德邦的支持下发动暴乱,估计伤亡人数达到100,000人。总统拉贾帕克萨领导的斯里兰卡武装部队最终在二零零九年击败猛虎组织,夺回对整个国家的控制权。

二零一五年一月,西里塞纳携手统一国民党击败拉贾帕克萨,当选总统,与斯里兰卡自由党的其中一个派系及其他较小的穆斯林和泰米尔党派达成联盟。西里塞纳任命统一国民党领袖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为统一国民党领导的少数派政府总理,并鼓励斯里兰卡自由党与新的执政党合作通过宪法改革。二零一五年十月大选后,统一国民党成为最大的党派,总统西里塞纳再次任命维克勒马辛哈。在最近的斯里兰卡旅程中,我很荣幸能够与维克勒马辛哈会面,他给予我们充足的交谈时间。尽管他承认存在挑战,包括能否通过立法,但他对自己在新政府的任期感到非常轻松和自信。

中国对斯里兰卡的影响

开车游览斯里兰卡的科伦坡市区,中国参与建设的痕迹清晰可见。我们发现中国人建造的一座高耸的电信塔和一幢美丽的花朵状音乐厅。最重要的可能要数由中国人在城市滨海区新建的集装箱港口 ,它能容纳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轮船。整个国家还可以见到中国人投资基建的其他迹象,包括畅通的道路,其中一条高速公路连接着市中心与机场。

在中国人新建造的斯里兰卡集装箱码头
在中国人新建造的斯里兰卡集装箱码头

前总统贾帕克萨在其10年任期间曾鼓励中国人投资以及给予优惠贷款,成为自二零零九年内战结束以来斯里兰卡经济发展的基础。新政府上台后,中国项目近来受到严格审查,并且面临推延和取消,包括一家燃煤电厂,中国建造的现代科伦坡港的南部延伸,以及涉及填海造地,计划建造一个新城市的科伦坡海港城项目。二零一五年初,政府取消一份升级卡图那雅克国际机场跑道的9,500万美元合约,称选用的国内公司经验不足。

对前政府涉嫌贪污的持续调查可能会大量延迟甚至取消重要的项目。斯里兰卡新任财政部长拉维·卡鲁纳纳亚克声明正在对每一项交易、决策及事务进行详细而谨慎的审查。新政府继承了250多亿美元的海外债务,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2]  预计支付利息将消耗40%的政府收入,基于斯里兰卡卢比近年来贬值高达20%,这成为一个现实的问题。[3]新政府认为消除腐败及相关经济成本将有利于斯里兰卡的经济发展。反腐败措施已导致中国项目及印度公司发起的项目遭到反对,甚至一些过去的合约也被取消或重新磋商。政府也倾向于支持当地企业,但外国公司在该国依然活跃。

私有化的重要性

我们的斯里兰卡之旅结束后,新政府宣布一项政策声明,包括振兴表现欠佳的国有企业的措施。近几年来,政府已经根据所谓的“未充分利用资产法案”接管部分私营企业或先前已被私有化的企业。人们对这项法案的反应不尽相同;尽管确实有部分未充分利用的资产(如私营企业租赁的国有土地)被接管,但表现良好或正在复苏的部分资产也不幸地被接管。部分人士认为这些行为存在政治动机。

政策声明计划要求成立结构与新加坡淡马锡控股公司相似的国有控股有限公司,而所有国有企业均由经验丰富的管理人员管理,取代无法胜任且腐败的政府雇员。这些公司的股份将通过一个公共财富信托转让给人民,并由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担任托管人。当地及全球投资者将获邀参与这些合资企业的股权投资。酒店和医院等其他非战略性企业将被出售。另外还将成立国家养老基金,与员工的公积金与信托基金合并。

由于该国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由二零零零年的30%以上减少至当前约12%,[4] 政策声明还要求将经济由“非贸易型”经济转变为“贸易型”经济。尽管印度市场潜力巨大,但斯里兰卡仅有约6%的商品出口到印度,而对中国的出口比例仅超过1%,对美国和欧盟的出口比例则超过50%。[5]

虽然斯里兰卡财政部长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抱有更高预期,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其二零一五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为6%[6]。国外直接投资稳定增长,从二零一零年的5.16亿美元上升至二零一四年的16.85亿美元。[7] 鉴于较激进的税制和对商业整体不友好的态度,以及最近提出的一些具有追溯性的特别的税务提案,国外投资是否将会继续增加尚待分晓。

斯里兰卡证券交易所的市值较低,仅占国内生产总值32%[8]。我们认为,要扩大资本市场,斯里兰卡必须扩大国有企业私有化,并从整体上支持商业发展。私有化直接为国家带来收入,通过更高效的管理提高生产力 以及增加税收。我们认为私有化模式比国有制更能促进经济繁荣。

目前在斯里兰卡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企业包括很多集团公司,且其中很多集团公司的历史可追溯到英国殖民统治时期。例如我们参观的一家酒精饮料公司,其最初在一九一三年是英国殖民政府税务机构的一部分,随后于一九七四年转变为一家公司。这家公司的主要产品为亚力酒,一种由椰花制成的酒。这种酒通过自然发酵制成,据说是世界上最纯粹的天然酒精饮料之一。走进该国的椰树种植区,你会发现在高大的椰树顶部系有两根绳子,打花人站在一根绳子上,抓住上面的另一根绳子保持平衡,他们从一棵树移动到另一棵树,轻拍着未开放的椰花,刺激花汁,以便让花汁滴到陶罐里。

另一家上市公司涉及快速消费品行业,如洗发水和其他个人护理用品、药品、医院、酒店、航空及船舶代理。这家公司虽然由家族组建且目前依然由家族控制,但它代表着家族企业将由职业经理人管理的发展趋势。另一家公司经营多种业务,包括饮料、茶叶种植、电信、保险、金融服务、发电、汽车服务与物流、纺织、业务处理运营及呼叫中心服务、媒体购买及创意服务,以及休闲酒店和餐饮。

一间集团公司是零售行业中很多公司的控股公司。集团经营连锁超市和百货商店,还管理着其它企业。据多方评估,目前该国只有少数的消费品是通过有组织的零售行业销售,市场由小规模的“夫妻”店主导。因此,我们认为有组织的零售连锁企业有机会增加市场份额。

斯里兰卡的银行业由两家国有银行领导,但存在很多私营银行,其中很多已在证券交易所上市。部分银行由英国殖民银行发展而来,或者通过合并当地小型银行而成立,少数银行巨头拥有200多家分行以及数以百计的自动取款机。与其集团公司客户的做法类似,部分银行通过收购当地银行向孟加拉国扩张业务。有趣的是,斯里兰卡银行业条例规定不允许存在控股股东,而是须向众多境内和海外股东开放股本基数。斯里兰卡海外劳工的汇款约达70亿美元[9],是国内生产总值和银行外汇资金的重要组成因素。典当黄金是银行一项独特的业务,客户可用黄金担保贷款。然而,这类借贷存在高风险,某些银行曾因黄金价格下跌或者客户不兑现其贷款承诺而蒙受损失。部分银行已开展小额贷款业务。一家银行已收购一家小额贷款公司,该公司拥有125,000名女销售员,她们向家庭主妇招揽和提供小额贷款。

通过最近对斯里兰卡的考察,我们认为该国有潜力提供更多机会并吸引更大的投资,我们希望成为其中的一员。我们支持通过更有利的税务环境吸引国外投资者,而不存在追溯税项的威胁。具有追溯的“超级利得税”针对的对象为实现“暴利”的大型企业。企业已从二零一五年第三季度开始支付追溯税,这对股东造成不利影响。

斯里兰卡在继续增长和发展经济时可以借鉴其他成功的亚洲国家。增加商业投资能够提供更多就业机会,开展更多经济活动,同时减少贫困。我们相信较低的税率也将有可能减少逃税漏税。

此外,斯里兰卡须继续发展和改造重要的基础设施,同时发展多元化经济。斯里兰卡的识字率较高,因此,除旅游业和传统出口外,部分外包服务有可能成为未来发展的亮点。

众所周知,投资者对斯里兰卡抱有浓厚的兴趣,但不仅政治和经济条件需要完善,而且公司股份必须很容易购买,而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大型控股家族持股导致流动性很低。我们期待斯里兰卡继续发展和繁荣。

麦朴思博士的评论、意见及分析仅供参考之用,不应被视为个人的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于任何证券或采取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由于市场和经济状况可能出现急剧变化,评论、意见和分析都以公布日期当日为准,若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作为有关任何国家、地区、市场、行业、投资或策略任何重大事件的完整分析。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FTI)可能使用了来自第三方的数据来准备这份材料,FTI并没有独立核实、验证或审核这些数据。对于因使用这些资料而产生的任何损失, FTI概不承担任何责任,依赖评论观点和分析材料,由用户自行决定。产品、服务和信息可能不会在所有司法管辖区提供,由FTI附属公司及/或其当地的法律和法规许可的分销商提供。关于产品和服务在您的司法管辖范围是否提供,请咨询您的专业顾问获取更多信息。

有何风险?

所有投资均涉及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外国证券投资涉及特别风险,包括汇率波动、经济不稳定和政治发展。在新兴市场(包括前沿市场)国家的投资涉及相同因素的较高风险,以及与这些市场的规模较小、流动性较低、并缺乏既定的法律、政治、商业和社会的框架以支持证券市场的相关风险。因为前沿市场的这些框架往往更欠发达,以及各种因素,包括极端价格波动、流动性不足、贸易壁垒和外汇管制,潜在的与新兴市场相关的风险在前沿市场尤为突出。

中小型和较新的或未成熟的公司,对不断变化的经济条件可能特别敏感,它们的增长前景比大型和更成熟的公司更不确定。从历史上看,这些证券比大公司展现出更大的股票价格波动,尤其是在短期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资料来源:斯里兰卡政府统计处,二零零二年人口与住房普查。

[2] 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斯里兰卡中央银行,截至二零一四年。

[3] 资料来源:彭博资讯,二零一五年一月。

[4]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截至二零零零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截至二零一五年五月。

[5]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二零一五年数据。

[6] 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经济展望》数据库,二零一五年十月。不保证任何估计或预测会实现。

[7] 资料来源:斯里兰卡中央银行。

[8] 截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的市值为193亿美元;资料来源:彭博资讯。国内生产总值基于二零一四年数据;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9] 资料来源:斯里兰卡中央银行,二零一四年数据。

Twitter

掌握最新消息

在您的收件夹接收部落格的更新

关注我们

打开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搜索以下微信号,即可关注我们。

微信号:franklin-templeton

Leave a reply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有标记的为必须填写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