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的投资探险

遠景

关于货币、贸易和其他不明朗因素

受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影响,新兴市场在今年上半年遭遇危机。富兰克林邓普顿新兴市场股票团队 Chetan Sehgal 研究了对资产类别产生影响的问题,包括美元走强和贸易摩擦,并强调了一些积极的长期基本面因素。他认为部分担忧并没必要。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德语, 意大利语, 波兰语

经历过数年强劲增长后,新兴市场在二零一八年上半年整体陷入危机。投资者重点关注了美国利率上升、美元走强和贸易摩擦等负面因素。但我们认为其中一些问题被夸大了。

我们发现,美国利率上升和美元走强的背景既能反映美国经济的强劲势头,也会影响新兴市场。虽然强劲的美国经济对全球经济(包括新兴市场)来说是利好消息,但利率上升会导致借款人偿还外债的成本升高。因此,以美元计算的债务偿还难度加大,当地货币或已处于压力之下。资金流方向逆转并流出被认为“风险较高”的市场。今年,我们目睹了新兴市场股票的资金流失,以及部分货币贬值到了相对美元的价值被大幅低估的程度。我们认为市场并没有反映出我们看到的积极基本面。

某些财政紧张的国家继续受到大量新闻头条的关注,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更广泛的新兴市场资产类别中,这些市场的规模相对非常小,其基本面也较弱,其。例如,土耳其在 MSCI 新兴市场指数仅占 2%,巴基斯坦仅 占0.5%,阿根廷甚至尚未进入该指数。[1]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

市场具有前瞻性,我们发现涉及新兴市场的市场反应往往趋向于下行过度。我们曾在二零一三年目睹过这样的情形,当时美联储 (Fed) 宣布将要“削减”其量化宽松计划,然后在二零一五年开始收紧。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看法趋于消极。某些经济体的确颇为脆弱,但在某些情况下市场会按危机类型进行定价。货币价值被低估,在危机实际并未发生的情况下,我们看到了反弹。短期避险和预期利率小幅上升导致了近期的美元升值,但这一趋势能否持续还有待观察。

除利率和美元之外,今年我们还看到了对美国关税影响的关切令投资者不安的状况。虽然关注点是美国关税,但现实是区域新兴市场伙伴之间的贸易一直处于增长态势,并日益推动经济增长。

中国一直是美国大量关税的目标,但就整个亚洲和新兴市场贸易的数量和价值而言,中国已成为美国的重要制衡者。作为多个国家的最大出口市场,中国一直在寻求加强美国以外的贸易关系。作为对美国关税的回应,中国已降低或取消了亚洲几个国家的进口商品的关税,包括韩国、印度、孟加拉国、老挝和韩国,此举或能帮助这些国家应对当前的美国贸易摩擦。

长远观点

美国近期的减税政策推动了经济增长和资产价格上涨,但也引发了通胀担忧和利率上升。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减税措施是由赤字支持的,这将对美元构成长期下行压力。

我们认为有充分理由继续看好总体新兴市场。

  • 新兴市场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已超过已发展市场多年,我们尚未发现该趋势有变化的迹象。
  • 现金流的产生显著加快,当与更优的资本配置方式结合时,可提高股东回报率,并有助于企业资产负债表去杠杆化。 
  • 盈利增长同样具有复原能力 – 比如美国不靠减税政策暂时提高了经济数字。在新兴市场中,我们看到了技术和消费主义等更多国内驱动因素所带来的长期转变。尽管有这样的好消息,股票估值却变得更低了。
  • 我们也看到许多新兴市场的经常账户赤字有所改善,总体处于盈余状态,这是自二零一三年“削减恐慌”以来的巨大转变。 
  • 新兴市场债务股的优势是以当地货币而非美元计算,这是与过去几十年相比的重大变化。此举与浮动汇率制度相结合,减少了美国利率上升的负面影响。

因此,尽管市场定价可能要面对担忧和不确定性,但我们认为许多新兴经济体的状况似乎比其他纠正期好很多。

贸易争端的不对称市场反应

无论你是否认为这是一场贸易战,我们都看到市场对美国今年公布的涉及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关税和反关税的反应是非常不对称的。一般来说,二战后的共识是自由贸易在宏观层面对各方都有利,双赢互惠。因此,反过来,贸易战意味着两败俱伤。

然而,市场反应表明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战将对中国不利,但对美国几乎没有影响。至少,从股市表现和两国货币价值的差异来看,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尽管技术巨头的生产和供应链外包导致了贸易赤字,但廉价的离岸生产是其高额利润的主要驱动因素,从而推动了美国企业的总收益。既有利益,也有代价。

当我们研究中国企业的估值和中国经济的潜在实力时,我们认为近期的回落是一个物美价廉的投资机会。当我们发现问题时,政府仍在继续推动改革。领导人宣布了刺激经济增长的措施,包括减税和基建支出。我们认为,在贸易摩擦问题上,市场正在为中国以及新兴市场更为普遍的负面结果定价。

我们有诸多的理由来期待二零一八年下半年的市场回温。我们认为夏季避险期结束后,投资者的情绪会有所改善。其他季节性因素包括消费者在即将到来的年终活动(如中国的“光棍节”和美国的“黑色星期五”)以及全球假日(如感恩节、排灯节和圣诞节)中的潜在消费增加。此外,因工厂为减少冬季污染而关闭,中国的汽车销量通常在十二月达到顶峰。

尽管整个讨论都基于宏观因素,但我们作为投资者,更多采用自下而上而非自上而下的方法。也就是说,无论在中国或其他地方,我们都在寻找能够在任何经济环境中发展的优质企业。

麦朴思博士的评论、意见及分析仅供参考之用,不应被视为个人的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于任何证券或采取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由于市场和经济状况可能出现急剧变化,评论、意见和分析都以公布日期当日为准,若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作为有关任何国家、地区、市场、行业、投资或策略任何重大事件的完整分析。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FTI)可能使用了来自第三方的数据来准备这份材料,FTI并没有独立核实、验证或审核这些数据。对于因使用这些资料而产生的任何损失, FTI概不承担任何责任,依赖评论观点和分析材料,由用户自行决定。产品、服务和信息可能不会在所有司法管辖区提供,由FTI附属公司及/或其当地的法律和法规许可的分销商提供。关于产品和服务在您的司法管辖范围是否提供,请咨询您的专业顾问获取更多信息。

有何风险?

所有投资均涉及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外国证券投资涉及特别风险,包括汇率波动、经济不稳定和政治发展。在新兴市场(包括前沿市场)国家的投资涉及相同因素的较高风险,以及与这些市场的规模较小、流动性较低、并缺乏既定的法律、政治、商业和社会的框架以支持证券市场的相关风险。因为前沿市场的这些框架往往更欠发达,以及各种因素,包括极端价格波动、流动性不足、贸易壁垒和外汇管制,潜在的与新兴市场相关的风险在前沿市场尤为突出。

中小型和较新的或未成熟的公司,对不断变化的经济条件可能特别敏感,它们的增长前景比大型和更成熟的公司更不确定。从历史上看,这些证券比大公司展现出更大的股票价格波动,尤其是在短期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MSCI 新兴市场指数采集了 24 个新兴市场国家中的大中型股代表。指数未经管理,也不能直接投资于指数。过往表现不能预示或保证其未来表现。MSCI 不会就此处转载的任何MSCI数据作任何保证或承担任何责任。不可二次传播或使用。MSCI 并未准备或认可此报告。重要数据提供商的通知和条款,请查阅 www.franklintempletondatasources.com。

Twitter

掌握最新消息

在您的收件夹接收部落格的更新

关注我们

打开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搜索以下微信号,即可关注我们。

微信号:franklin-templeton

Leave a reply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有标记的为必须填写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