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的投资探险

遠景

新兴市场在低收益环境中的吸引力

正在寻找获得收入机会的全球投资者可能会发现,当前的环境尤其具有挑战性,因为负收益债券不断增多。富兰克林邓普顿多元资产方案团队的 Subash Pillai 以专业眼光概述了他认为追求收益的投资者可能会关注新兴市场的原因。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法语, 德语, 意大利语, 西班牙语

在已发展市场固定收益债券的收益率处于或接近历史低点的情况下,我们认为,许多追求收益的投资者可能需要打破常规思维才能满足自己的收入需求。例如,这些投资者可以扪心自问,现在是否是买进更多德国或日本长期国债的好时机,因为两者都是负收益。

在新兴市场进行收益投资有充分的理由,我们将新兴市场视为下个世纪全球增长的主要动力。

投资者可能会考虑将更多资本配置到印度、印尼、墨西哥或巴西等地的债券上,这些国家/地区的国债收益率徘徊在 6% 至 7% 之间。[1]

一个转型的故事

顾名思义,新兴市场无疑书写的是一个转型的故事。在过去几十年里,我们目睹了巨大的经济转型,而人口结构变化、消费主义兴起和新技术创新应用可谓其中的部分推动因素。基于上述及其他原因,新兴市场股票也代表着引人注目的投资机会。新兴市场从旧经济向新经济的转型大势已成,从国外收入向国内收入的转变也是如此。

但是,许多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看法仍停留在过去,未能认识到他们面前的新机遇。不仅要考虑新兴市场今天的机会,还要考虑新兴市场未来的地位,这一点至关重要。

中国在短短几十年内从农业社会一跃成为全球超级大国,无疑是新兴市场的一个耀眼例子。然而,中国并不是唯一一个正在崛起的新兴经济体。按国内生产总值 (GDP) 计算,新兴市场目前占全球经济的 50% 以上。[2]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显示,在过去10年里,就整体增长速度而言,新兴市场一直超过已发展市场,预计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的 GDP 增长率将是已发展经济体的两倍以上。[3]

机会一直在扩大

投资者在固定收益领域看到不断扩大的机会,包括政府(主权)债券和企业信贷。这些债券能够以当地货币或“硬通货”发行,比如美元、日元或欧元。新兴市场固定收益规模已从一九九五年的 0.3 万亿美元增长到二零一九年的 21.5 万亿美元。[4]

从全球固定收益市场的角度来看,目前正在影响当今金融市场的因素有很多,包括地缘政治风险和贸易紧张局势、民粹主义和政治两极分化。此外,已发展国家无节制的赤字支出、低利率和被低估的通胀风险以及许多风险资产的估值过高也在影响市场。在投资者寻求收益之际,新兴市场的固定收益看起来很有吸引力,尽管必然存在一定风险。

股票方面,新兴市场占全球 80.9 万亿美元市值的 17% 多一点。[5] 在这些充满活力的市场中,随着主要基准指数权重不断增加,更多的机会继续向外国投资者开放。现在,中国国内股票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和富时新兴市场指数中的权重都有所提高,仍有更多股票会入市。同时,指数提供商也上调了阿根廷和沙特阿拉伯的评级。

与已发展市场相比,中国股市的估值普遍较低,但增长前景较好,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有说服力的投资理由。

近几个月,新兴市场股市出现波动,主要推动因素是围绕中美贸易谈判和美国货币政策的不确定性。尽管存在不确定性,我们认为该资产类别总体上得到改善的基本面支撑。这些基本面包括皆而有之的灵活汇率制度、更严格的财政纪律和更稳健的主权资产负债表。总而言之,股市的结构性驱动因素(包括消费主义的兴起和科技)基本未受影响。我们力求投资于那些表现出可持续盈利能力和抗市场不确定性潜力的企业。

从过去获得的经验

新兴市场经济体从过去的危机中学会尽量减少外部借贷,并专注于本国市场,这提高了新兴市场经济体抗外部冲击的能力。因此,我们往往发现本币发行的信贷质量高于平均水平。尽管本币债券发行迅速增长,但新兴市场国家/地区的平均债务与 GDP 比率有所下降。

本币债券往往也比硬通货债券流动性更强,因为就在外国投资者纷纷撤离之际,国内投资者却入手购买。

我们偏好那些基本面健康或正在改善,且拥有具吸引力的风险调整后回报的国家/地区的精选货币头寸。例如,印尼预期将继续强调谨慎和稳定的经济管理,这是佐科·维多多总统政府管理措施的一部分。近年来政策的一致性和透明度提高令印尼受益匪浅。持续进行的改革一直努力平衡印尼的增长动力,并有可能加速国内发展。

巴西最近确实遇到了一些阻力,但我们注意到,巴西央行是独立的,这是一种正统的政策方式。而且,巴西财政部长似乎致力于采取适当的政策。巴西正在进行的改革是一个重大的结构性转变,我们认为这应该能够释放国内经济增长的动力。

这只是几个例子。在新兴市场投资的长期经验告诉我们,积极的资本配置方法(从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角度决定投资组合中资产类别的权重)可能有助于阐明总体风险。这种方法也可以帮助投资者根据他们的预期做出决定。

我们采取动态方法,这让我们既能保持着眼于长期,又能对宏观经济变化保持警惕。也就是说,根据经济和通胀预测、估值指标和历史风险溢价等因素,在恰到好处的时机调高或降低我们在各类资产中的风险敞口。

 

Copyright © [2019]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资料来源:彭博资讯,截至 2019 年 9 月 24 日。

[2]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DataMapper,2019 年 4 月《世界经济展望》,2008-2018 年数据。GDP 基于购买力平价,全球份额。

[3]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9 年 4 月《经济展望》数据库。无法保证任何估计、预测或预计将会实现。

[4]资料来源:国际清算银行,国际金融协会。1995 年 12 月 1 日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的数据。过往业绩不代表、也不保证将来的表现。

[5]资料来源: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 (MSCI) 通过彭博资讯发布的数据。新兴市场由 MSCI 新兴市场指数代表。已发展市场由 MSCI 全球指数代表。MSCI 不会就此处转载的任何 MSCI 数据作任何保证或承担任何责任。不可二次传播或使用。本报告不由 MSCI 编制或授权。欲获得更多数据提供者的资料,敬请浏览网站www.franklintempletondatasources.com。

 

Twitter

掌握最新消息

在您的收件夹接收部落格的更新

关注我们

打开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搜索以下微信号,即可关注我们。

微信号:franklin-templeton

Leave a reply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有标记的为必须填写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