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的投资探险

无人孤立而存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荷兰语, 法语, 德语, 意大利语, 西班牙语, 波兰语

当你的领域跨越几乎每个大洲和时区的数百个国家时,团队合作的重要性不能被低估。我非常幸运,能获得邓普顿新兴市场团队的巨大支持,我们团队目前拥有90名专业人士,其中包括52名分析师和基金经理,分驻26个国家,讲24种语言。没有他们的支持,我做不了我现在的工作!在过去的25年里,我有幸与吴惠国合作,他的研究范畴包括香港和菲律宾的公司以及银行业。他的确是我们团队的一名先驱,协助管理我们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新兴市场投资组合,并设立了我们的香港办事处。我觉得是时候让我的读者认识我们团队的重要成员——吴惠国,请阅读以下我对他的简短采访。

吴惠国

吴惠国

高级副总裁、高级董事总经理

基金经理,邓普顿新兴市场团队

1987年加入富兰克林邓普顿集团

麦朴思:是什么吸引你从事资产管理,特别是新兴市场的资产管理?

吴惠国:我修读经济学和金融,并任职卖方投资分析师(为期一年至一年半时间)。我认为,资产管理这个领域能让我充分利用我的知识和工作经验。作为一名专注于香港公司的年轻分析师,我发现新兴市场和公司非常多元化,十分引人入胜。

麦朴思:在你看来,目前团队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你在富兰克林邓普顿工作期间,最大的挑战又是什么?

吴惠国:为我们的投资者寻求最佳的投资机会一直是我们的挑战。多年来,我们扩大了研究范围,并改善了投资方法,以迎接这一挑战。行业不断在变化,预测变化充满挑战。我仍然记得,过去电信业由于其高增长,成为新兴市场投资者的最爱。如今这已改变。

麦朴思:作为新兴市场投资者,现在你对什么最兴奋?

吴惠国:有不少新兴市场公司被低估,这些公司管理良好,基本面强劲,并处于增长阶段。我们相信,这些公司有潜力在长期范围内取得强劲的回报。我们特别喜欢消费者行业公司,例如消费者服务、消费者耐用品和饮食行业,因为新兴国家的人均收入在普遍上涨,这些公司能够从这个趋势中获益。

麦朴思:让我们回到1987年我们刚见面的时候。能否分享一下那时进行研究考察的轶事?

吴惠国:我记得第一次访问。你给我的印象是,友善和当机立断。在过去,当我们一起考察公司,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件事是我们十分依赖传真来接收信息。当然,那时还没有电邮,甚至没有手机。有时候,我们收到的传真实在太多,酒店员工把一整卷传真纸都给我们!

麦朴思:除了科技外,你的职业生涯中,你认为行业或市场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吴惠国:当我们刚开始投资新兴市场时,我们可以直接投资的市场只有几个: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墨西哥、泰国和菲律宾。现在我们能直接投资约60个新兴市场。如今,我们也拥有更多专业化的投资策略,例如金砖四国和前沿市场,以满足不同投资者的需求。

吴惠国与麦朴思

麦朴思:你的工作或市场是否仍时不时让你惊讶?

吴惠国:总有些无法预料的因素和事件会带来变化和惊讶。市场天生就是波动的,有时候市场动向仍会让我吃惊。

麦朴思:在你的职业生涯中,有没有获得过一条忠告,让你至今依然受益?

吴惠国:我认为,作为投资者,长线思考非常重要。

麦朴思:有很多吹捧被动投资和指数投资(特别是交易所买卖基金)的说法。为什么你坚信积极管理?积极管理为投资者带来什么优势?

吴惠国:我们不受指数所包含的特定股票限制,也不受市值限制。我们关注可影响公司价值的多个方面,例如企业管治、管理能力、竞争地位和财务实力。我认为,我们团队的实地研究考察相当有价值,特别是在那些很少人研究的市场。

麦朴思:你能否分享一下工作以外的成就或兴趣?

吴惠国:在工作之外,我喜欢花时间和我的家人在一起。

Twitter

掌握最新消息

在您的收件夹接收部落格的更新

关注我们

打开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搜索以下微信号,即可关注我们。

微信号:franklin-templeton

Leave a reply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有标记的为必须填写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