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的投资探险

遠景

评估新兴市场中风险和机会的多元资产策略

当今全球经济诸多不确定性尤存,但许多投资者可能没有意识到,在股票和固定收益两方面,新兴市场仍在提供具有深度和广度的潜在机会。富兰克林邓普顿多元资产方案团队的 Subash Pillai 概述了该团队在新兴市场投资方面的风险管理策略,指出不应该用一成不变的局限性眼光看待该类别的所有国家和地区。

简体中文版的连结: 英语

许多投资者倾向对所有新兴市场经济体一视同仁,但我们认为这是错误的。新兴市场代表了一个广泛而多样化的经济体组合,其具有不同的文化、人口结构、政治体制和经济驱动力。而且,潜在投资机会同样多种多样,风险概况也是如此。

随着机会集在股票和固定收益两方面不断扩大,我们将新兴市场视为全球投资组合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先前的评论中,我讨论了我们团队在新兴市场看到的吸引力,尤其是在许多已发展经济体利率为负的环境下。特别是对于追求收益率的投资者来说,满足收入需求变得更加困难。

许多经济学家和学者通常认为的“无风险”收益率(即三个月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目前不到 2%,几乎无法抵御通货膨胀。因此,许多投资者已经认识到需要承担更多的风险,以便产生超过通货膨胀的资金增长。

我们认为,新兴市场提供了风险调整后的投资机会,它无疑颇具吸引力,除了资金增长潜力之外,可以通过股票方面的股息收益率以及固定收益方面的“息票”或利率付款带来潜在的收入。

新兴市场的新格局

正如我们团队多次重申的那样,新兴市场一直在转型。商品出口和/或低价值商品制造不再是其中许多经济体经济增长的主要来源 — 这是一种“旧经济”模式。如今,许多被划分为新兴市场的国家在高科技、消费品和增值服务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 这是一种“新经济”模式。

此外,新兴市场国家现在既利用国内收入,也利用国外收入。例如,许多投资者可能惊讶地发现,中国和巴西的经济主要是以国内为导向。因此,国外不利因素可能不会像过去那样产生巨大的影响。

在固定收益方面,许多新兴市场提供具有吸引力的收益率,这超过了已发展市场的收益率。在股票方面,新兴市场提供潜在的增长来源和具有竞争力的估值。远期市盈率这一估值指标在已发展市场为 16.85,而在新兴市场为 12.21,因此我们认为新兴市场具有良好的价值机会。[1]

 

风险管理实践

我们对新兴市场提供的潜在机会感到兴奋,但显然,投资这些市场并非没有风险。数十年来的经验告诉我们,积极的资产配置方法,即从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角度决定投资组合中资产类别的权重,可能有助于阐明总体风险,并帮助投资者围绕预期做出决策。

我们采取动态方法,这让我们既能保持着眼于长期,又能对宏观经济变化保持警惕。也就是说,根据经济和通胀预测、估值指标和历史风险溢价等因素,在恰到好处的时机调高或降低我们在各类资产中的风险敞口。

因此,风险管理是我们策略的一个完整组成部分。

战术性资产配置和风险管理

我们的股票研究从专有、严格且自下而上的选择流程开始,制定一个高信念股票的投资组合。定量和定性分析推动我们的资产配置组合,而本地洞见与全球视角相结合则可推动我们的投资观点。

我们对固定收益的宏观观点包括使用专有的利率和货币模型,以及计量经济学和分析技术来评估市场的潜在利率与货币失调。团队将这些定量评估应用于每个国家和地区的宏观概况,以便识别更长期的价值机会。在分析中,团队不是依赖一个单一模型,而是分析来自每个工具的结果,寻求了解各个模型可能产生不同结果的原因。结果是国家和地区分析中推动投资过程的一个重要输入参量。

然后,我们评估固定收益和股票投资组合中的风险。我们在必要时实施整个投资组合范围内的对冲,并持续监控波动性、高风险敞口、对照基准跟踪投资组合的误差以及任何其他潜在的“尾部风险”结果,即可能导致投资较当前价格高出三个标准差以上的事件。

当前的信念

与过去几十年相比,我们看到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的基本面有所改善;一些国家和地区从过去的危机中吸取了经验教训,提高了应对外部冲击的弹性。新兴市场经济体从过去的危机中学会尽量减少外部借贷,并专注于国内市场,这导致本地货币发行的平均信用质量提高。在固定收益领域,我们目前偏好本币债券,因为它们在风险规避期间往往比硬通货债券流动性更强,在外国投资者纷纷撤离之际,国内投资者却入手购买。

在固定收益方面,我们倾向于短期墨西哥本币债券。我们将继续关注政府的政策议程,但我们认为,制度力量应该能够保留该国过去几年取得的许多财政进展。迄今为止,央行保持了独立性,政府通过了一项合理的 2020 年财政预算。

墨西哥央行一直在放松政策以提振经济,由于外部和国内因素(包括令人失望的石油产量),经济一直在放缓。我们预计未来会推出其他宽松政策。当然,除了政治和贸易相关的问题,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包括对公共安全的担忧,这给商业环境带来了压力,并且削弱了政府的信誉。但在我们看来,风险调整后的墨西哥本币债券收益率仍然具有吸引力,一年期债券收益率曲线的前端大约为 6.8%(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

同时,我们看到电子商务和数字生态系统在几个新兴市场(例如中国和印度)的渗透不断增长,新技术的采用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快。我们还看到,消费市场增强和富裕程度提高推动了大量的投资机会。

最后,虽然仍有工作需要完成,但我们认为,新兴市场企业治理的改善令人鼓舞,为投资者提供了结构性有利因素。

 

Copyright © [2020]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资料来源:MSCI,截至 2020 年 1 月 31 日。MSCI 新兴市场指数是新兴市场的代表,该指数采集了 26 个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中的大中型股票代表。MSCI 全球指数是已发展市场的代表,该指数采集了 23 个已发展市场国家和地区中的大中型股票代表。指数未经管理,不能直接投资指数。指数不包括手续费、支出或销售费用。过往表现不可作为未来业绩的指标。市盈率 (P/E) 是衡量企业股价相对于企业收益的一个估值指标。远期 P/E 衡量未来十二个月预测的收益。无法保证任何估计、预测或预计将会实现。

Twitter

掌握最新消息

在您的收件夹接收部落格的更新

关注我们

打开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搜索以下微信号,即可关注我们。

微信号:franklin-templeton

Leave a reply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有标记的为必须填写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