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的投资探险

亚洲

随着逐渐解除封锁,中美贸易紧张问题重回视野

随着中国经济继续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封锁中复苏,贸易紧张局势等其他问题开始重回视野。基金经理 Michael Lai 从投资的角度阐述了他对当今影响中国的贸易和其他问题的看法。

大约两年前,中美两国陷入一场贸易战,后来扩大为一系列领域中的冲突,包括技术、金融,在最近的 COVID-19 疫情大流行问题上也是争锋相对。

由于关注的焦点此前转向 COVID-19 疫情大流行,围绕今年早些时候中美之间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乐观情绪以及继续谈判的预期被证明是昙花一现。但随着疫情似乎已过高峰,各国政府集中精力恢复正常化,并逐渐重新开放经济,注意力再次回到中美贸易冲突。目前,我们假设协议方面不会出现任何背弃,并且预计协议条件会得到满足。

尽管如此,病毒疫情爆发和中国经济部分关闭加剧了全球对过度依赖中国制造业的担忧。这促使美国、日本和欧盟(以及其他国家)的政府鼓励企业将制造基地从中国转移回本国。

虽然提高关税已经导致一些服务于美国市场的企业离开中国,但我们认为,由于中国劳动生产效率高、基础设施良好和供应链体系成熟等因素,企业不太可能广泛撤离中国。尤其是在高科技产品和服务方面,中国巨大的市场规模、快速的发展速度以及领先的技术进步和创新,为许多企业提供了无可比拟的优势。

事实证明,中国制造业供应链具有高度韧性,在 COVID-19 疫情和封锁期结束后,正迅速恢复到接近满负荷的水平。我们认为这显然彰显了中国的竞争优势。同时,考虑到针对医疗卫生和技术供应的安全担忧,我们预计全球经济面临的更大本地化压力将继续存在,尽管终端消费者为有更可靠安全保障的供应而付出更大代价的意愿程度是值得商榷的事情。

整体而言,我们预计这种贸易拉锯战将会持续下去,特别是在美国大选年,中国似乎仍然可能是一个热门话题。在我们看来,最终达成一项全面协议仍然符合双方的最佳利益。

《外国公司责法案》

中美紧张关系的另一个领域与一个争论的焦点有关,即美国参议院最近通过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如果立法生效,法案将禁止许多中国企业在美国交易所上市,并将许多现有的中国企业摘牌。

这个问题的产生是因为某些中国企业经审计的财务报表缺乏公认的透明度。由于中国企业是在本国进行审计(大多数情况下由“四大”国际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中国的政策一直以国家安全问题为由,阻止海外监管机构参与审计。

这是美国和中国之间长期存在的一个问题,谈判已经持续了多年。该法案规定,如果一家企业连续三年未能遵从美国上市企业会计监督委员会 (PCAOB) 的审计,则将被摘牌。如果获得美国众议院通过,并由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签署,该法案将会成为法律。但是,其过程或许相当漫长,而且可能需要三年的过渡期,这似乎表明对市场的流动性影响不会立即显现。

不过,监管机构可能收紧对中国的美国存托凭证 (ADR) 的审查,这可能加快中国企业在香港市场双重上市的趋势。我们已经看到阿里巴巴于二零一九年末在香港上市,而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京东和网易正计划于六月份在香港交易所进行二次上市,这将有助于扩大这些企业的投资者基础。

在我们看来,三年的过渡期为 PCAOB 和中国监管机构之间解决分歧和落实各项政策留下了充裕的时间。如果谈判失败,我们认为其中许多受影响的企业会在其他市场上市。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样,中国内地和香港将会欢迎这些企业。他们也会因此与利益相关者和客户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五月初,香港交易所宣布,具有加权投票权的企业和二次上市企业有资格被纳入恒生指数和恒生中国企业指数。目前互联互通计划的南向交易中包括具有加权投票权的企业(中国大陆投资者可以通过互联互通机制投资香港上市的股票),我们认为二次上市的企业也会添加到该计划中,随着中国继续促进资本市场发展,这将为企业提供一个替代的流动性来源。

 

Copyright © [2020]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

Twitter

掌握最新消息

在您的收件夹接收部落格的更新

关注我们

打开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搜索以下微信号,即可关注我们。

微信号:franklin-templeton

Leave a reply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有标记的为必须填写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