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的投资探险

亚洲

新兴市场的新格局:单一的大宗商品重点已经转变

时值新兴市场应对 COVID-19 大流行之际,富兰克林邓普顿新兴市场股票团队审慎研读在当前新兴市场中看到的三大新现实。本文是三篇系列文章的第二篇,探讨了新兴市场如何实现经济多元化。

在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中,我们探讨了新兴市场如何从过去的危机中吸取经验教训,以强化经济并变得更具韧性。这种韧性在一定程度上来自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增长驱动力向服务、技术和国内消费领域多元化的转变。

新现实之二:新兴市场经济体实现了多元化,消费和技术提供长期增长驱动力。

与三十年前相比,新兴市场经济体已大不相同。

虽然一些新兴经济体肯定挑战了可能在危机期间扭转整体认知的基本面,但我们认为,新兴市场的基本面总体上仍处于良好状态。

新兴经济体一直在转型。虽然许多投资者一度认为新兴市场与大宗商品行情的跌宕起伏息息相关,但这种资产类别已经变得更加多元化。如今,对许多新兴国家来说,不断增长的国内消费和技术是比大宗商品出口更强大的经济增长驱动力。

经济多元化

过去,新兴市场经济体普遍依赖向已发展市场廉价出口自然资源。而如今,内部和外部的增长驱动力都令新兴市场大获裨益。

许多新兴市场主要属于国内驱动,包括中国和巴西等大型经济体。与向已发展市场出口相比,很大一部分出口也属于新兴市场之间的贸易。

重点已从单一的大宗商品转向新兴市场消费者

新兴市场的故事情节已经从大宗商品转向以国内增长驱动力和消费为中心的新篇章。例如,中国一直在尝试取得经济的重新平衡;国内消费现已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二零一八年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达 76%,而十年前仅 44%。[1]

消费在推动新兴经济体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看到一种渗透、商品和服务的消费增加以及溢价化的趋势,这代表着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对更高质量的商品和服务的需求不断高涨。虽然 COVID-19 疫情可能在短期内抑制可自由支配的支出,但有利的人口结构、不断上升的收入和城市化等长期因素仍然基本未受影响。

在我们看来,随着新技术在危机期间得到采用,并在危机之后保持举足轻重的地位,新兴经济体也可能最终走出目前的危机,继而变得更加强大。

下列图表说明了“新经济”股票(包括必需消费品、非必需消费品、信息技术和通信)在 MSCI 新兴市场指数中所占的百分比权重大于“旧经济”股票(包括工业、原材料和能源)的具体情况。

向价值链上游转移

我们看到的技术持续发展是另一个国内增长驱动力,实际上也是全球增长的驱动力。自二十一世纪初以来,我们看到新兴市场在全球高附加值出口中所占的份额节节攀升,中国和韩国就是典型例子。

新兴市场最初在生产低价值商品方面取得了经济上的成功,现在则把目光进一步投向价值链的上游。鉴于具有竞争力的劳动力成本和持续的研发投资,如今许多新兴市场成为成熟的竞争者,并成为全球供应链的一部分。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存储芯片制造商的三星电子就是一个例子。

在我们看来,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可能改变企业对未来供应链物流的看法。我们认为,新兴经济体可能从范围更大程度更深的供应链多元化中受益。

Copyright © [2020]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版权所有。

 本文所载之资料、推测或意见乃根据或取自相信属可靠的公开来源。本行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本文只提供一般性资料,其内容显示本行在刊登日期之见解。任何取得本文件之人士,须遵守所有相关国家之法规,包括取得任何政府部门或其他有关方面之同意,并遵守相关国家之任何其他要求。本文的意见可因应情况修改而不作另行通知。本行不会保证文中所载之推测将会实现。本行亦不会就阁下使用本文或本文之任何资料、推测或意见而引致阁下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中国国家统计局,2019 年 8 月。

Twitter

掌握最新消息

在您的收件夹接收部落格的更新

关注我们

打开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或搜索以下微信号,即可关注我们。

微信号:franklin-templeton

Leave a reply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有标记的为必须填写项。